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理财业绩比较基准应该这么用)

目录:

一、新规出台,“业绩比较基准”用法引争议

二、现状调查,新规前后“业绩比较基准”的变化

1.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是主流

2.不同类型理财产品业绩比较基准使用偏好不同

3.各类型机构产品均以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为主

4.新规前后,业绩比较基准使用变化不大

三、拿来主义?照抄基金“业绩比较基准”不可行

四、举个例子,新规禁止哪些“业绩比较基准”使用情形

1.情形一:单独使用绝对数值业绩比较基准

2.情形二:突出使用绝对数值业绩比较基准

五、标准发布,“过往业绩”替代“业绩比较基准”

一、新规出台,“业绩比较基准”用法引争议

5月11日银保监会审议通过了《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销售新规》”),其中,第25条第3项规定:理财销售过程中“不得使用未说明选择原因、测算依据或计算方法的业绩比较基准,单独或突出使用绝对数值、区间数值展示业绩比较基准”。相比征求意见稿,正式稿新增“禁止单独或突出使用绝对数值、区间数值展示业绩比较基准”。

新增内容引起了业内不少争议,包括:监管对业绩比较基准用法限制的用意是什么?理财业绩比较基准还能不能用?如果不能,应该怎么调整理财收益的表述形式?

联合智评认为,销售新规对于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规定有其背后深意。《资管新规》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在打破刚兑、净值化转型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保本型理财产品已经逐渐消失在投资者视野之中。但不可否认的是,银行理财主要目标客户长期的投资习惯和投资理念决定了其对于银行理财这类投资品的投资风险容忍度处于较低水平,尽管银行在理财推荐宣传文本中都一再强调其非保本的性质,但投资者对理财产品的保本预期并未随之消减。

在理财产品的市场竞争中,最吸引投资者目光的无疑是产品收益水平,过去对理财销售机构通过宣传预期收益率体现产品竞争优势,但包括《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销售新规》在内的监管规定都已明确禁止宣传文本中出现预期收益率,于是业绩比较基准逐渐替代“预期收益率”成为理财产品收益要素的宣传用语。

然而,许多普通投资者并不了解业绩比较基准的实际意义,加之部分销售人员的有意误导,投资者仍将业绩比较基准视为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实践中,销售机构也会将绝对数值或区间数值的业绩比较基准展示在产品介绍页面最显眼的位置,这也给投资者造成一定的刚兑暗示,加重其对银行理财保本性质的固有印象,不利于投资者保护,也不利于银行理财的净值化转型。

正是考虑到当前理财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弊端,《销售新规》第25条第3款新增了对业绩比较基准使用的限制,目的就是防止变相宣传预期收益率,更好促进产品净值化转型,推进打破刚兑预期。

二、现状调查,新规前后“业绩比较基准”的变化

为深入分析当前银行理财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状况,联合智评选取了在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22日期间成立的已披露业绩比较基准的理财产品作为分析样本,共计7万余支产品,并对样本的业绩比较基准使用情况作了分析:

1.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是主流

目前银行理财的业绩比较基准展现形式主要有三种类别,包括单一数值型、区间数值型和指标挂钩型,其中指标挂钩型又可以细分为利率挂钩型、债券指数挂钩型和股票指数挂钩型。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从图1可看出,在已披露业绩比较基准的全部样本产品中,从数量上来看,采用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的产品占绝大多数,远超采用其他两类展示方法的产品数量,采用区间数值型和指标挂钩型产品数量占比非常小。图2中,相比全部样本业绩比较基准的的分布情况,理财公司采用单一数值业绩比较基准比例有所降低,区间数值型和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占比提升。

2.不同类型理财产品业绩比较基准使用偏好不同

不同投资类型的银行理财产品在业绩比较基准使用上是否有所偏好?联合智评将样本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按照投资类型进行区分统计后结果如下图所示: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从图3整体产品占比看,混合类、固定收益类和权益类理财产品超过80%以上都使用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占比非常高。值得注意的是,现金管理类产品占比最高的业绩比较基准类型却是指标挂钩型。另外,各类型理财产品在区间范围型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上,占比虽小但相对均衡。而图4中,相比整体样本,理财公司的占比分布则有较大变化,其中,现金管理类产品采用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比例更大,权益类产品更多采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

联合智评分析,现金管理类产品偏好指标挂钩型的业绩比较基准的原因在于:现金管理类产品主要投资于货币市场工具,其采用利率挂钩型的业绩比较基准,能够较为直观准确地反映其收益水平,且由于现金管理类产品具有高流动性特点,投资者对于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收益水平更习惯用近7日年化收益率标准衡量。如信银理财发行的日盈象天天利1号C款产品,其业绩比较基准表述为“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7天通知存款利率+0%”。

除现金管理类产品外,权益类产品使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的占比也相对较固收与混合类产品高。原因在于其底层资产中权益类资产如股票等占比较高,所以部分产品采用了股票指数挂钩型的业绩比较基准。如招银理财的招卓臻选泓瑞10号产品,其业绩比较基准描述为“中债综合财富(总值)指数收益率×20%+沪深300期间收益率×55%+恒生股票指数×25%”。

3.各类型机构产品均以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为主

从理财产品发行主体看,各种类型的发型机构所发行的理财产品中,采用单一数值型业绩比较基准的产品占据绝大多数,特别是国有行,极少采用其他类型的业绩比较基准。

相对而言,理财公司和股份制银行发行的产品中采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的比例较高;除国有银行外,其他类型银行理财发型机构都有一定比例的产品选择了区间数值型的业绩比较基准展示方法。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4.新规前后,业绩比较基准使用变化不大

《销售新规》于今年5月11日审议通过并于同月27日对外发布,同业机构较为关注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新规发布后,同业发行的理财产品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是否有变化。联合智评以今年年初至新规对外公布之日和新规公布之日至今两个时间维度为参考,整理了两个时间段内新成立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使用情况,如下图所示: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新规发布后新成立的理财产品在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比例上基本上与新规之前保持了一致,且采用单一数值型和指标挂钩型的理财产品比例均有小幅提升,二者比例变化非常小,采用区间数值型的理财产品比例有所下降。

之所以未有明显变化,联合智评分析原因在于,尽管新规禁止单独或突出使用绝对数值或区间数值的业绩比较基准,但是由于业内对该条款的理解各有不同,加之新规发布但未生效,即便生效还有一个过渡整改期;理财发行机构或处于观望期,尚未启动整改。

三、拿来主义?照抄基金“业绩比较基准”不可行

同样作为资产管理产品主要类型之一的基金产品,在监管层面与银行理财一样禁止宣传预期收益等类似内容,但并未明确强调业绩比较基准的展示方式,仅是在《证券投资基金评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将业绩比较基准作为基金评价的一项指标。但在实践中,基金在业绩比较基准的展示形式基本都是指标挂钩型。

联合智评分析,这与基金的资产投向特点有关,采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能够更好地反映出其资产投向和持仓状况。如偏股型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通常采用较大比例的股票指数与较小比例的债券指数或利率相组合;偏债性基金则采用较大比例的债券指数与其他指标加以计算;而货基则与部分现金管理类产品一样直接采用银行利率作为业绩比较基准。如上文提到的,不同投资性质的理财产品在业绩比较基准展示方法的选择上具有不同偏好,但这一特征与基金相比还不够明显。

另外,基金能够较好地统一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形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投资者对该类产品风险的接受度普遍较高。特别是近两年来,基金市场的大涨大跌让投资者对基金风险的认识进一步加深,基本不对基金抱有刚兑的预期,在基金产品的选择上也更加侧重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投资领域等因素的考量,而业绩比较基准在投资决策方面的参考价值相对较小。

销售新规出台后,有部分人认为理财以后也只能像基金那样,使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联合智评认为,新规没有禁止使用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正是考虑到这一类型的业绩比较基准在结构上就一定程度说明了其测算依据和计算方法,与绝对值、区间值相比,指标挂钩型为动态业绩比较基准,能够直观反映出理财收益的浮动性和风险性。不会像绝对数值和区间数值的业绩比较基准那样给投资者一个明确的收益预期。但是简单的拿来主义,照抄基金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方法并不可行。原因在于:

1)理财产品在资产投向偏好上毕竟与基金有所区别,理财更倾向收益稳健的固收类资产,反而使其不好选择或确定具体的指标挂钩型业绩比较基准计算方法。

2)理财投资者与基金投资者在投资经验和风险偏好上也有所不同,一刀切地全部换成指标挂钩型的业绩比较基准反而让投资者无法评估理财产品的收益能力,造成投资者选择困难。

四、举个例子,新规禁止哪些“业绩比较基准”使用情形

《销售新规》第25条第3项从说明方式和展示方式两个方面对业绩比较基准的使用进行了限制。在说明方式上,需要说明业绩比较基准的“选择原因、测算依据或计算方法”;在展示方式上,禁止“单独或突出使用绝对数值、区间数值展示业绩比较基准”,单从表述上来看并不等于禁止使用“绝对数值、区间数值展示业绩比较基准”。

目前银行理财在业绩比较基准的展示方式上,还是以单一(绝对)数值型为主要类型,区间数值型的占比也相当可观,且在宣传介绍页面单独且突出使用的现象非常普遍,那么,销售新规禁止的具体是什么样的“业绩比较基准”使用情形呢?

结合监管意图及理财营销的实际情况,联合智评总结了以下两大类理财收益宣传情形,认为这些情形在新规生效后或涉嫌违规。

1.情形一:单独使用绝对数值业绩比较基准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上图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展示方式为绝对数值型,且为通过标红加大字体单独突出展示,尽管在对业绩比较基准的说明中强调其不代表产品的未来表现和实际收益,但其使用方式在新规生效后极有可能涉嫌违规。

2.情形二:突出使用绝对数值业绩比较基准

图8 某理财机构电子宣传资料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上图理财机构的产品宣传资料中,突出使用了绝对数值业绩比较基准,而对于产品的风险等级和风险提示则未有任何显著提示。过度强调产品收益要素,且不提供业绩比较基准的选择原因、测算依据,会让投资者忽视产品风险,以为宣传页面展示的数值就是该产品的收益,这种宣传方式在新规生效后也极有可能被认定为涉嫌违规。

联合智评认为,《销售新规》并未禁止使用绝对数值、区间数值的业绩比较基准形式,只是在展示上不能出现“单独、突出”的特点,建议要与其他内容如选择原因、测算依据或计算方法等同时对业绩比较基准进行说明,同时宣传时不应过分突出强调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调整核心在于消除这类业绩比较基形式给投资者造成的潜在刚兑暗示。

五、标准发布,“过往业绩”替代“业绩比较基准”

在《销售新规》审议通过后不久,5月13日央行、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共同发布了金融行业标准《资产管理产品介绍要素》(以下简称“资管要素”),要素共分3部分,分别针对银行理财产品、证券期货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产品的介绍资料制定了行业标准。

此标准旨在解决各类资产管理产品介绍资料质量层次不齐、要素差别过大、表述不清等问题造成的投资者理解困难、影响投资决策的现状。

联合智评注意到,在产品收益介绍上,资管要素针对不同资管产品类型设置了不同的介绍标准。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银行理财产品的过往业绩的具体使用,资管要素举了一个示例:

过往平均业绩3.8%,最好业绩4%,最差业绩2%。(理财产品过往业绩不代表其未来表现,不等于理财产品实际收益,投资需谨慎)。

从示例可知,新出台的行业标准并没有不使用绝对数值型或区间数值型的收益要素表现方式,而是直接用“过往业绩”取代“业绩比较基准”,同时进行风险提示。

那么,过往业绩如何确定?资管要素对此予以说明,过往业绩为该产品或发行机构同类理财产品过往平均业绩和最好、最差业绩。即发行机构可以选择使用该产品或发行机构同类理财产品过去成立以来的平均业绩和最好、最差业绩,或者已兑付收益的同类产品平均兑付收益和最好、最差兑付收益。具体选择原因和测算依据可以由机构决定。

联合智评数据库涵盖了理财产品历史收益率信息及同系列产品信息,可供发行机构快速确定理财产品的过往业绩。以某理财公司产品为例,该产品过往平均业绩为1.22%,最好业绩8.71%,最差业绩-8.09%: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

联合智评认为,资管要素在销售新规之后发布,显然已经考虑到了销售新规的规定。纵观整个标准,关于银行理财产品的介绍要素并未出现业绩比较基准内容,而是明确了过往业绩的介绍标准。原因在于,过往业绩与业绩比较基准相比,对投资者来说更容易理解其内涵,且能其反映的是该产品或同类产品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的真实收益水平,在客观介绍的前提下,既能够给投资者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同时又不意味着对产品未来收益的刚兑保证,能够更好地保障投资者利益。

实践中,也有少数理财产品存在不设置业绩比较基准的情况,如兴银理财的兴睿致远系列产品、华夏银行的部分现金管理类产品等。

资管要素之所以对银行理财、基金和信托产品适用不同的介绍标准,必然是充分考虑到不同产品在投资者群体偏好、投资运作特点及风险管理现状等方面的现实差异。

考虑到当前银行理财的客户群体普遍投资经验一般、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现状,在产品宣传介绍时采用过往业绩替代业绩比较基准不失为一种更好的选择。

尽管资管要素作为一个推荐性行业标准,并未强制机构使用,但是该资管要素是由央行、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共同发布的,可参照性强。在销售新规即将生效,监管部门未对新规中的“业绩比较基准”使用作出更明确的解释之前,联合智评建议理财发行或销售机构使用资管要素中的推荐宣传要素(包括用“过往业绩”作为产品收益参照要素)进行理财宣传介绍。至于调整时间,越早调整,机构后续整改的压力越小,就能够有更多时间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风纪金融网 » 银行理财会超越业绩比较基准(理财业绩比较基准应该这么用)
分享到: 更多 (0)

风经金融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